Mr.Silent

定时失踪…不定时诈尸

#未得授权谢绝转载#

叫塞爷或者塞塞都可以✔

我一定会回来的!!!❤爱你们

归档#

大概是一架特别特别特别慢的电梯

#因为已经开始住宿了……所以只有周末才有可能碰电脑……诈尸的可能性极低……绝对是龟速中的龟速了#

然后归档进来的文,我大概会一篇篇删除或者锁掉原先的。

还有就是归档的时候也顺便修改了部分bug,或者对某些我现在看起来怪怪的地方进行补充说明。

嗯,大概就是这样√。

【霆峰/衍生】『世界第一初恋』

·楔子·    ·01·    ·02·    ·...

2017-08-09

【川泓】时间悖论 16

补课真的快累died了´_>` @陆辞昀/L.T
Chapter16
等到唐川要将剩下那些铅笔头缠完,已经上课了。即使他的速度已经很快了,还是有两支没缠完。石泓拿起那两支铅笔,和被缠完的铅笔一起收入笔盒里。

“上课了…你快回去!”石泓压低声音悄悄的说生怕老师发现。“诶!说好下课陪我去买早餐也没去!你中午得补偿了,陪我一起吃饭!”唐川把手撑在石泓的桌子上,有种他不答应就不走人的架势。

老师已经注意到这边了,石泓连忙答应,“好好好,你快回去。”

“这还差不多。”唐川这才呆着满意的笑容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中午吃饭的时候,唐川如愿以偿的拉着石泓一起去了食堂,然后一起打了饭,一...

2017-08-03

【川泓】时间悖论

就快要结束了…

陆辞昀/L.T:

日常 @Mr.Silent
我不是大骗子,我是甜文写手/
chapter15


1.那老师在碰了一次钉子倒是长了记性,当讲台下的唐川不存在似的。但若说唐川有心思听课,那是不可能的。高中生的课本他自然写起来驾轻就熟。他瞄了瞄那右上角的石英钟。


时间还剩不到十个小时。秒针嗒嗒的走着圆周,他不错眼珠的盯着它一寸一寸的旋转,像是其雕刻在自己心上。纵然唐川有万般本事,贯通了时空,也阻止不了这细长暗红的小东西顺着其固定的轨迹运动。确实,他的目标已经达到了。


“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唐川。”他垂下眼睫,悄悄的向后瞥了一眼,目光像是被石泓粘...

2017-08-03

大概是请假条#占tag致歉

是这样的…今天已经开学了…高三真的就是没人权没自由进监狱的一年…

这段时间虽然断断续续的写了几篇文…我这种幼稚的文笔写出来的东西相比起太太们来说实在是小巫见大巫。真的没想到也会有小可爱追😭还认识了许多可爱的小姐姐们😂也是十分感动了…

但是高三实在是太忙了啊…所以打算请假啦!

主页那几篇文,我是肯定不会坑的。可能有时间的时候更一点,不过估计可能性很低。

但是…熬过这一年qwq我一定会马上回来的!然后这一年我会把以前发的lof慢慢的整理归档…自己再捋一捋大纲。争取毕业回来后…带给你们一个完完整整的故事。😭虽然写的真的不好啦…还有那么多小仙女送小心心和小手手qwq真是十分的感动和愧疚!...

2017-08-01

【川泓】时间悖论14

@陆辞昀/L.T 现在回过头来看原先写的存稿感觉好陌生哦qwq😂
============乖巧的分割线============
Chapter14
就像是被人紧紧的扼住了喉管一般的,强烈的刺激感在大脑皮层炸开。唐川被排异反应强行惊醒。

他坐起身,揉了揉酸胀不已的太阳穴,感觉整个人像是窒息一般的浑浑噩噩,脑子里一片混沌。

睡梦中的片段在他脑海里闪现,小时候的唐川…这个同时空存在的情况唐川还是第一次见…即使是在梦里。

这会不会是一种预兆?时空秩序被打破所以要强行清洗重组时空的预兆?唐川不敢肯定…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现在所存在的他,和以前的他,到底会变成什么样?重合?还是…消失?

但无可否认...

2017-07-24

【川泓】时间悖论 CHAPTER13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qwq

陆辞昀/L.T:

存稿即将当机——抱歉啦最近因为三次关系拖了好久quq,顺手 @Mr.Silent


唐川清楚的知道,这是在梦中,在他自己的梦中。


因为对面长椅上的那个石泓是那个经过时间洗练的,沉默安然的人,这并不是说石泓做不到锋芒毕露,但是有刀剑在手与将刀剑入鞘总是不同的。唐川如今仍然记得那个石泓证明黎曼假说的夜晚,他能够久久的注视着那个背影,不加一丝掩饰的用目光去亲吻那瘦削的背脊。


有些事情纵然他想要逃避,想要忘却,甚至在曾经那一吻之后避而不见,逃到这片大陆的彼端,甘愿在那金发碧眼的过度独自承受孤独之苦,将暧昧当做习惯...

2017-07-16

【霆峰/霆炮】『执念』02

·Chapter02·
洋火儿瞧了眼靠在椅背上睡得正香的张晓波,又瞄了眼时间,已经夜里三点多了。车子开了将近半个小时就到了一处小公寓楼。

那个开着车的,看起来有些狠劲儿的,却又给人些许书卷气的人说:“阿公说让你们这段时间就住这,下午他会在老地方接见您,给你们洗尘。”另外两人早把行李给放了进去。洋火儿道了声谢,“大晚上的,麻烦你们了。”“没事,我们也是帮忙带路而已。既然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就先走了,你们请便。”“好。”洋火儿把张晓波叫醒下了车,打了声招呼,那车便绝尘而去。

张晓波这才清醒点,仍是懵懵懂懂的,问了句,“到了?”洋火儿也是无奈了,“到了,上去睡吧,下午...

2017-07-12
1 / 6

© Mr.Silent | Powered by LOFTER